首页 »

上海人大审议有争议:院前到院内急救10分钟交接留还是删

2019/10/9 15:49:05

上海人大审议有争议:院前到院内急救10分钟交接留还是删

如果一位急危重患者被120送到医院,院内急救机构和院前急救人员应该在多少时间内完成交接?10分钟?20分钟?

 

今天上午,《上海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草案)》修改稿提交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二十八次会议二审。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注意到,不少常委会委员对二审稿删去了“对急危重患者,一般应当在10分钟内完成交接”的规定,持不同意见,这个条款到底是删是留,还是修改,且看委员们怎么说。

 

据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介绍,之前审议中有些委员、部分医护人员和有的单位提出,一审稿第35条规定,对急危重患者,院内急救机构相关人员和院前急救人员一般应当在十分钟内完成交接,但该规定在实践中难以做到,建议删去。经研究,法制委认为,随着本市人口规模不断扩大,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医疗机构有限的急诊资源与患者日益增长的急诊需求之间矛盾突出,医患关系没有明显改善,上述规定在实践操作中还缺乏相应的实施基础和条件。建议市卫计委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制定和完善院前急救和院内急救衔接的制度性规范,分阶段、分步骤地推进该项工作。所以删去了原草案中“对急危重患者,一般应当在10分钟内完成交接”的规定。

 

这个条款是留是删,引起了会场内委员们的争议。

 

“就条例的核心、关键就是两个字’救人’,就是本次立法的价值所在。”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张辰说,这个法规如果出台,不仅要让急救机构有感受,更重要的是让老百姓有感受,但是这个稿子两审下来,我隐隐约约感受到,那些老百姓有感受的,很急迫的指标、强硬的指标,用法律去固定的指标,慢慢的消失了。

 

张辰说,2015年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即120的平均反应时间要达到12分钟。“我觉得这个就是老百姓感受度的指标。我想在座的同志有没有打过120,我自己在今年感受过。在打120的时候,老百姓的心情是很急迫的,希望车子能够快到。”

 

接着,张辰提到“十分钟”这个时间,“一审稿中规定,对院内急救机构相关人员和院前急救人员一般应当在十分钟内完成交接,但是二审又要把它删去,这又是一个救命的时间。”“我觉得这10分钟是针对急危重患者的,而不是一般的患者。而且我们这个法条给救护车的布点做了强制的规定,给车辆的配置做了强制的规定,给人员的待遇做了强制的规定,给提升车辆的信息化水平做了强制的规定。也就是说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为什么最后的交接这10分钟又抹去了?”

 

“我注意到大家的分歧主要在于’10分钟的规定’是否能在实践中做到。”参加审议的市人大代表吴坚认为,这里面不是讨论10分钟的问题,而是应该讨论多长时间是合理、可操作的,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医院方面的专家,认为多长时间能做到?10分钟如果不够,20分钟够不够?20分钟不够,1小时够不够?如果1小时不够,24小时够不够?”

 

“我征求了我身边很多老百姓的意见,他们跟我讲一条,他说中国人有一句话’人命关天’,’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吴坚说,这个问题的争论焦点不在于10分钟要不要删去,而是要对10分钟的时间进行论证和修改,“这需要统计数据告诉我们立法者多少时间是合理、可操作的。如果是合理的、可操作,哪怕你告诉我24个小时,我也接受。所以针对10分钟要做修改,而不是删除。”  

 

“对原有条款当中一些比较刚性的,以救人为时间窗口的这样一些条款,我觉得不应该去除。如果去除要有非常充分的说明,这样公众才能够理解。”上海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委员陈保平对张辰和吴坚的意见表示赞同,他认为,当时提出院前到院内的交接时间为10分钟的概念,可能也是有一定的依据,为什么没有提5分钟,没有提15分钟,提了10分钟,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多少危重病急的病人超过10分钟以后可能会影响生命体征,影响生命的安全。

 

“我们要有充分的数据证明这些危重急的病人,可能在15分钟、20分钟以后,都不影响他的生命体征。你要有这样的数据可能才有说服力,现在提供的一个依据只是说医疗资源和需求的矛盾,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定了一个刚性的时间、标准会容易引起医患纠纷,这样的立意,并不能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说服。所以我觉得这个条款还是要充分调研,要有非常详尽的数据证明多少时间是可以抢救病人是合理的。” 陈保平说。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