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键商人”屡随高官落马 部分成“地下组织部长”

2019/8/14 4:42:54

“关键商人”屡随高官落马 部分成“地下组织部长”

8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经审查决定,依法对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这已是8月第5位被立案侦查的原省部级官员。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梳理发现,最高检8月再查办一批有影响、有震动的大案要案,官方网站共公布大要案信息38条,其中涉及原省部级官员5人、厅级31人、处级两人。此前已被公诉的省部级官员中,有5人开庭受审。

立案涉部级5人厅级11人

8月,最高检立案持续发力,连下五城。除王珉外,还有山东省济南市委原副书记、市长杨鲁豫,四川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李成云,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张越。

据了解,8月成为今年以来,省部级官员被立案侦查人数最多的一个月。今年上半年,最高检共新立案侦查原省部级官员10人。一个月新立案5名原省部级官员,在官员落马人数最多的2015年属于常态,而在大多数落马官员都进入公诉程序或走向法院被告席的今年,则实属罕见。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从纪检部门此前公布的消息来看,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相继有一批“大老虎”被组织调查,按照时间节点,这批人很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扎堆移交给检察机关。

8月4日,最高检公布了对杨鲁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的消息。而就在4个月前的3月30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受贿一案。济南成为继江苏省南京市原市委书记、市长双双落马的又一省会城市。

庄德水告诉记者,像这样“搭班子”的两名主要官员落马,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窝案、串案,因一方被查,牵出另一方;另一种是彼此向组织揭发对方的问题。

庄德水说:“从目前公开报道来看,南京应该属于后者。而济南由于二人落马时间存在一定间隔期,还不好判断,不排除是两个不关联案件的可能。”

记者梳理发现,在38条大要案信息中,除5名原省部级官员被立案侦查外,还有11名厅级官员、1名正处级官员共17人被立案侦查。此外,还包括审查起诉和提起公诉13人,决定逮捕8人。

涉嫌罪名方面,38名官员中36人涉嫌受贿罪,仅广东省水利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张黎明涉嫌行贿罪,广东省广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艾启洪涉嫌贪污罪。还有落马官员同时涉嫌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等多种罪名。

8月,最高检还公布了两名县处级官员被查办的消息,分别是河北省任丘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生辉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金秀瑶族自治县委原副书记、县长赵贵坤。其中,王生辉被立案侦查,赵贵坤被提起公诉。

5名原省部级官员被诉

8月25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受贿一案。

据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08年至2015年,仇和利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云南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项目推进、银行贷款、工作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索取刘卫高等13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33万余元。

据了解,仇和是8月第4名开庭受审的原省部级官员,另有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山西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杜善学4人分别在江西省九江市、吉林省长春市、浙江省宁波市、江苏省徐州市开庭受审。5人均当庭认罪、悔罪,案件将择期宣判。

据了解,在仇和指控书中被点名的刘卫高,曾在仇和任职江苏省、云南省期间一路紧跟。二人关联紧密,随着仇和的仕途攀升,刘卫高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宁波市检察机关指控,杨卫泽利用担任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南京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赵晋实际控制的多家房地产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43万余元。

记者注意到,检察机关对杨卫泽起诉中被点名的商人赵晋,已非首次出现。

7月13日,在检察机关对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指控中,就提到赵少麟伙同其子赵晋等人骗购巨额外汇,依法应当以骗购外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再早前,检察机关在指控山东省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起诉书中称,王敏利用其担任山东省济南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山东诚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赵晋等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开发、职级晋升、工作安排等事项提供帮助。

刘卫高、赵晋、徐明、周滨……近年来,伴随着众多高级别官员的落马,一些“关键商人”的名字逐渐走进公众的视野。

庄德水说,“关键商人”的出现是官商勾结的产物,商人需要官员手中的权力获得经济利益,而腐败官员需要商人在台前充当“白手套”,方便自己敛财,为自己享乐、升迁提供经济支持。涉案官员一旦落马,这些商人大多成为“污点证人”,对证明其贪腐问题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庄德水认为,部分官商勾结现象已不是简单的经济性腐败问题,而是严重的政治性腐败问题,一些商人不仅利用官员手中的权力获得垄断经济利益,有的甚至成为“地下组织部长”,危害非常严重。因此,构建“亲上加清”的新型政商关系势在必行。